今天是 欢迎登陆泰安民生警务平台!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化园地  

【民警原创】谈方与圆

发布时间:2017-09-12

人的一生,无非做人与做事两个方面,大处看做人,小处看做事。做人要方,做事要圆。方,是规矩、是准则、是框架,它规定人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怎样做更规范。没有方,世界便没有秩序,便失去规范。圆,是通融、是弧线、是润滑。它要求人能适应,会变通。圆没有角,不会伤人,也不易自伤。没有圆,世界便失去润滑,便容易摩擦。方是刚,圆是柔;方是原则,圆是机变。方中有圆,圆中有方,以不变应万变,以万变应不变。过分的方,刚愎自用,锋芒毕露,有勇无谋;过分的圆,唯唯诺诺,毫无主见,缩手缩脚。只有方圆结合,才是为人处世的最高境界,才是成熟的标志。

方是做人之本,就是做人的正气,做人的原则和高尚的品质。做人不可以没有原则,原则是衡量对于错的尺度,每个人虽然所处的环境不同,文化层次不同,目标和理想也不尽相同,但是,人在社会中,就要明白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要遵守法律,要接受道德准则的约束。要有坚定的志向,不屈的气节以及待人的诚信。

屈原不与世俗同流合污,沉吟泽畔,投身汨罗江,九死不悔;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悠然南山,鸥鹭忘机,饮酒采菊;李白不甘摧眉折腰事权贵,挂靴而去,一代诗仙,直挂云帆济沧海;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朱自清拒绝救济,啜菽饮水,呼唤国人,蔑视侵略;梅兰芳蓄须明志,不给日本人唱戏。他们选择了永恒的“方”正,高贵的气节,不媚上、不媚俗、不低头、不屈服,保持自我,不容玷污,顶天立地。纵观历史,无数仁人志士,就是具备这样的品质,才为后人缅怀。正是这种伟大的民族气节,流传千古,撑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孟子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这种高尚品质的写照。纵然谄媚诬蔑视听,也不随其流扬其波,这是刚“方”的选择;纵然马革裹尸,魂归狼烟,也不后悔曾经的抉择,这是豪“方”的选择;纵然一身清苦,终日难饱,也怡然自乐,躬耕陇亩,这是雅“方”的选择;纵然苜蓿生涯,也向侵略者高声示威,宁死护国,这是强“方”的选择。做人就应当恪守“方”的原则,这毋庸置疑是世人所提倡的人生最高的路标。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做人做事要有自己的准则,但又不可墨守成规,拘泥于形式,要有圆融处世、适应社会潮流的韧性。为人没有方,则会被视作软弱可欺,做事不懂圆,则会处处树敌。过方则固,过圆则滑。正如人走路,直走不行,就可以想办法绕过去。假若非要正路直行,那结果只能是撞在南墙上了。苏轼曰:“大勇若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直若曲。”这句话正是一种恰当的人生策略,凡事应在方中立,圆中预。

圆是一种圆滑的智慧,是适可而止,是以言动人,宽容为怀,以和为贵。所谓网三面,留一面,凡事恰到好处,不可得寸进尺,要留有余地。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掌握分寸,把握好度,能屈能伸。适当的圆滑,是社会交往能力的体现。圆即是对所处环境有敏锐的判断,有很强的适应能力,所谓的圆,不是左右逢源,不是两面三刀,不是溜须拍马,而是适度的妥协,是大度的忍让。大雪压青松,青松适当的弯腰,雪滑落地下,从而减重压,更好的迎风雪。用很刚硬的雨花石撞击比它更刚硬的金刚石,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周易》语:“尺蠖之屈,以求伸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若是能像张三丰打太极拳——以柔克刚,先淡化自己的观点,察言观色,然后再慢慢让自己的观点浮出水面,岂不更好?胯下韩信,雪底苍松,宛若羽化之仙,知退一步,海阔天空。

元朝统治者蒙古人曾经很虔诚的向南宋学习文化礼教,他们粗莽善战,刀光剑影染红了我国的大江南北,但是他们的文化却还停滞在野蛮时期。于是他们积极地学习,请了南宋许多有识之士来教王孙贵族礼教。一位南宋忠臣之后被请去,揆情度理,他是忠臣之后,自该效法于“忠孝”之士,狂奴故态,葵藿倾阳,宁死不屈。但他却不理会旁人说的“认贼作父,如蚁附膻”,竟然同意了。因此,自成吉思汗之后他们的霸气逐渐被磨平,到安定帝、天顺帝就没有了这种粗鲁野蛮行为,崇尚武力的性格,而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态度和蔼、打拱作揖、炊金馔玉、绮襦纨绔的“公子哥”。蒙古人用武力独霸了中原,中原却用文化征服了蒙古人。正所谓“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圆”滑且“方”正的处世策略。如果当年那个忠臣之后是个“不知好歹的家伙”,顶多也只是在青史上多留一个虚名。然而,今天我们用另一种眼光看当时蒙古人对汉族文化的崇拜与学习,感受到的却是一次民族文化大融合的欣喜。

做人要方,做事要圆,两者要融合变通。然而,外圆内方,是以坚持原则为前提,外圆,只是一种方法和手段,而不是做人的态度,更不能失去做人的准则,更有甚者变了节气,更是失去了外圆内方的意义。汪精卫年轻时也是一名热血青年,他投身孙中山的同盟会,当时国内有种舆论,认为孙中山的同盟会里都是些远距离的革命家,躲在国外,住在小洋楼里,操纵国内的人流血牺牲去斗争,他们只是远距离操纵,一点不担风险。这样的宣传,让孙中山的威信大大下降。为了挽回影响,汪精卫从日本来到北平,准备刺杀清摄政王载沣,结果事情败露,汪精卫被捕了。被捕后,汪精卫一心求死,想用死来证明孙中山的人不是远距离革命家,他在狱中写了一首非常有名的诗:“引刀成一快,莫负少年头”,当时全国青年都广为传颂,弄得清王朝都不敢杀他,怕成全了他。载沣也被他感动了,还很赏识他,经常去监狱和他长谈,探讨人生和理想。汪精卫以前也是很有血性的,可是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变节投敌,成了中国的大汉奸,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汪精卫的变节,有其人生经历的因素在其中,亦是其性格的变化使然。然而,他身上所反映出的两面性,绝对不是方与圆的处世之道,失去气节,已经没有了方的本质。假如他铭记民族大义,用智慧巧妙的与侵略者周旋与抗争,那么他的名字必将记入中华民族的英雄史册里。

在为人处世的过程中,要方圆有度,该方时方,该圆时圆,才能做到圆润通达,得心应手。不可以过于方正,亦不可以过于圆滑,只有把方与圆的智慧结合起来,做到该方就方,该圆就圆,凡事力求恰到好处,便可达到儒家所提倡的“中庸”的境界。也就是现在人们所常说的,原则性和灵活性的高度统一,这就是为人处世的最高境界。当然,要做到这一点,还是需要高度的智慧和修养的。 在生活当中明晰方圆之道、方圆交融、方圆并用、方圆互变的人生智慧,并知道何为做人之方,何为处世之圆,何时运圆以守方,何时持方以融圆,然后,对方正立身、圆融做人、圆中有方、方中有圆的为人处世技巧予以把握,才是真正的“方圆有致”,方外有圆,圆中有方,方圆相济方能所向披靡!

 

【字体: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 泰安公安民生警务平台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主办:泰安市公安局 鲁ICP备09000850
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777号网站管理员入口】网站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