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登陆泰安民生警务平台!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化园地  

【民警原创】距离(小说)

发布时间:2017-09-28

 

他从政治处出来,憋了一肚子气。自己一个堂堂的营长,肩扛两杠两星的中校,在部队也是个带着三百号人喊一声惊天动地的人物,转业到公安局连个职务也没安排不说,却被分到全县最边远的派出所当了一般干警。今天来报到,所里竟然连个车也不派,还要自己坐公共汽车去。李科长告诉他,坐3路公共汽车到终点站有人接,怎么不让人窝火呢?要知道,在以前,营长可是能上县志的人物呀!

他带着行李上了3路公共汽车。

因是到郊区的车,挑担卖菜贩鸭卖鸡蛋的小贩带着筐篓,塞得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汗味烟臭味满车厢都是,憋得他喘不过气来,连个座位也没有,他就这样憋屈了两个多小时才到终点站。他晕头晕脑的下了车,像被敲昏了头的鸭子,在车站上直转圈。这时,一个中年人像从地下钻出来一样,一脸的灰尘:“请问你是刘儒同志吧?”“我就是,你是?”“我是三洼乡派出所的,我叫李业,马所长正忙着,让我来接你。”他的态度热情得很,像六月的太阳。“来接我,那车呢?”李业指了指路边的一辆三马车,“所里只有一辆警车,又去执行任务了,我借了老百姓一辆三马车。”他提起行李,“老刘,上车吧,这车颠的很,你可坐好了。”

他坐在车上,一股委屈之情溢满心头,自己在部队每次下去检查工作,都是连长指导员陪着,走到哪里都前呼后拥的,而现在自己竟然坐着三马车去报到。

“老刘,现在部队工资很高吧,可惜我们回来早了。”

他看了李业一眼,看他那种土老帽的样儿,在部队也不过是个志愿兵或是个后勤干部,一见面不说别的,先问挣多少工资,心里产生一种厌恶感,懒得回答他,嘴里只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他觉得和这些人在一起,他们之间的距离太大了。

到了派出所,所长正在杀鸡,矮胖矮胖的,黑乎乎的脸,围着围腰,一副老农模样。

“欢迎欢迎,老李你先陪一下,我把鸡拾掇干净就过去。”所长张着两只沾满鸡毛的手,很抱歉地笑着。他心中闪过一丝不快,所长应该是很精明干练的,怎么又是一个土里土气的家伙,他忽然想起列宁同志“鹰和鸡”的比喻,很有风度地笑了笑。

    晚上,所里开了个欢迎会,指导员主持,简单地说了些欢迎之类的话,并开始进行介绍。

    “咱们所里共8个人,就有6个从部队转业来的干部,除了我和内勤是警校毕业的,其余都是当过兵的。李业同志在部队是团副参谋长,荣立过二等功,现在管东片......”他心中一震:要知道副参谋长可是管作战训练和兵员的,军事技术和笔杆子没有两下子是到不了这个位置的,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孙兵是团政治处主任,省作协委员,现在是管西片的干警,郭义锋在部队是团后勤处长......”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些人在部队可都是自己的首长,看他们的年龄和自己差不多,他们在部队进步那样快,按部队宝塔式的结构,这些人可都不是不简单的人物呀。

    指导员继续介绍:“所长是前几年转业的,刘儒同志大概还不清楚,他是某集团军炮兵团团长......”他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胖乎乎其貌不扬像个老农民的所长,竟然是炮兵团团长,这是多少个农家子弟梦寐以求的位置呀,撇开军事理论、专业技术不说,单就那组织指挥能力、政治理论水平、领导艺术、个人素质就够自己学一辈子的。别看一个小小的乡派出所,这可是藏龙卧虎之地呀。主任、处长、副参谋长这些老首长还是一个片警,自己一个营长又算什么呢?

    指导员介绍完后,请刘儒讲几句,他竟不假思索地说:“距离,我现在体会到什么叫距离......

 

 

 

 

 

岱岳分局  朱傲男)

【字体: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 泰安公安民生警务平台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主办:泰安市公安局 鲁ICP备09000850
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777号网站管理员入口】网站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