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登陆泰安民生警务平台!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化园地  

【民警原创】他的警营

发布时间:2017-11-01

我们所有这么一个老头,年过五十,仍然精神矍铄,一点看不出这是个经历过大病从死亡线上被拉回来的病人。每天在所里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听到他的声音,粗黑的眉毛,睿智的眼睛,慈爱的眼神,他的一生扎在警营,这个圈子里,有着他的江湖,他的传说。

人不轻狂枉少年

现在的他,是所里人人敬爱的“老崔”“崔叔”“崔大爷”,但三十年前,他也是大家嘴里的小崔。这个小崔可不简单,提起来,大家都叫他“崔三郎”“崔大胆”“崔小哥”。小崔是山东公安专科学校87级的毕业生,警校三年的专业学习与艰苦磨砺,让他格外多了一股子韧劲。毕业后本能留在省里进机关单位的,结果,他觉得不够劲,没意思,亦然填报志愿回了家乡一线,这个一线,也贯穿了他的大半生。

此刻的老崔坐在办公室里,经不住我们磨,讲着他的青春过往,整个人都在发光:“89年,我在治安大队实习,刚把被褥扛到宿舍(就是几个人一间的那种单身汉集合地),就被大队长叫走了,说是辖区出了一桩案子,人手不够,让我和另一个同学也去。结果去了才发现就我们两个人,回来该审讯嫌疑人、制作相关案卷和文书,我们两个一抹黑,虽然在学校里也学了,但毕竟没实战经验,被队长臭骂了一顿。当天晚上,我一宿没睡,把所里所有的案卷全部看了一个遍,自己进行了分类,还整理了笔记。第二天,还带着红血丝呢,就去找队长,说要出警,不管什么案子,尽管分给我就行。也就从这天起,我在出现场、破案的路上没停的干了快三十年。”

听隔壁的戚叔讲,老崔当年出现场可不了得,不像现在,只管自己辖区,他那时候为了练业务能力,只要听说了哪里出命案,不管多远,都要求去。几乎整个市里的案子他都参与,听研判,讨论,做实验,提意见。到后来,他的破案能力得到了大家认可,甚至有种说法,崔都破不了的案子,刑警队也破不了。91年的时候,他辖区里一共12个人,一年大小案件就破了800起。他才真是长在现场、过在队伍里的真警察。

重情义的老大哥

老崔从小崔干起,最明白一线民警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因此,他做了所长的时候,心里想的除了案子,就是他手底下的兄弟。到现在,他也不习惯只把同事当民警,更多的一种战友情和亲情。当时所里有新分配的年轻人,平时有机会,就带他们改善伙食。还操心他们的着落,帮忙说亲,替人家打听人品,碰到大家都满意的,还自费让小伙请姑娘们吃饭、看电影。谁家困难,更别提了,有钱拿钱,没钱拿饭,能帮多少是多少。到现在,还经常有民警感慨,老崔不仅是师傅,更是大哥,跟着他,像永远经历着新鲜和温暖,有种一起闯天下的江湖感。老崔不仅对自己队伍里的人讲情分,对其他部门的人员也是情义味十足。公安工作和政府不分家,所以他格外重视镇上的领导班子。经常去走动,了解上级动态,看所里有什么对接工作,尽量提早做、把负责问题简单做,提高了工作效率,将公安工作和党委政府更好结合起来。党委和政府有需要的时候,也是在许可范围内配合,从来不等来催工作,就已经漂亮的完成。下班了,老崔会叫上几位老同志,找个小河塘,钓上几条鱼,回家做做,大家简单又愉快的在炸鱼、炖鱼、红烧鱼中,推心置腹,诉诉生活的感慨、商量工作的对策。当年,遇到案子,党委书记、镇长都主动帮忙搞材料、做工作。不为别的,就为这个人值。

他的“江湖”规则

在他的心里,工作像练功,得按一招一式的步子来,不能乱来。他讲人情、讲道义,更讲公理、讲规则。在那个法治还不健全、监督滞后的年代,经常有拿着礼上门说情的人。老崔虽然大度,但在大是大非上却寸土不让。只要是做错了、违法了、做了缺德事,不但不帮,还得痛斥一顿,教育教育,让说情人都愧疚得不敢再提。但若确实能理解,有困难,他都会尽自己最大能力帮忙。这么多年,老崔说,我手里可能溜过坏人,但从未冤枉、对不起一个好人。老崔年纪大了,一线已经跑不动了,而且现在天网工程和信息通讯的发展已经让公安工作上了全新的轨道,他很快就转换了工作思路,紧跟科技和信息化手段,学习相关操作,还督促所里的年轻人也抓紧学习。不仅如此,老崔还想办法提高破案率,他强调把侦查实验和图侦、视侦结合起来,不要想当然的做出结论。他举了个例子,98年冬天有个村支书被人捅伤后报案,经初步判断,圈定了几个犯罪嫌疑人,为了验证谁有作案时间,他分别步行、骑自行车、摩托车、开车走了所有能到现场的路线,最终锁定了真正的凶手。还有大津口的一个仓库失窃案,报案称丢了东西,民警就出警摸排去了,哪想过了一天,东西被还回来,扔在墙角下了。当时大家都认为可能嫌疑人听到风声,害怕了,就主动归还回来,这件案子就算告破了。老崔感觉不对劲,拾起包袱,从不同角度试着扔包袱,发现都不能将包袱扔在这个位置,只有从内部才能放在这个位置,便判断是内盗。经过分析和调查,最终确定了这个藏在仓库管理队伍内部的“家贼”,还牵连出不少前科,原来这家伙还是个惯犯,在其他单位也偷过,来了这里才第一次动手,就被发现了。老崔整天挂在嘴边的就是“咱们公安队伍,要的是实打实的办案能力,没事多想想怎么办案、破案,这才是立身之本,咱们的主业”。有了老崔时刻不停的耳提面命,所里每个民警心里都有着自己的计划表,整个所的氛围充满着干劲。

病痛打不倒,一线始终到

尽管年纪越来越大,老崔还经常把自己当小伙子,带队巡逻、下村走访一样不落。有时为了做好重点人口的精确把握,他经常一家一户的串门,从群众的嘴里了解第一手资料和动态,经常是天不亮出门,天黑了还没下班。长期不规律的生活,老崔的身体早已不堪其负。2006年他经历了一次肾移植,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但他稍微一恢复,接着回到单位上班工作了。2013年,早上准备去参加会议的老崔醒来发现头痛难忍,跟爱人说躺会,等时间快到了再喊他去上班,结果,十几分钟后却怎么都叫不醒了。120急救车接到电话赶来,将突发脑梗的他争分夺秒的送往医院抢救,终于才从死神手里救回他。虽然抢回生命,但他的行动能力和语言能力却受损,甚至连走路都十分费劲。闲不住的老崔为了早日返回工作岗位,每天坚持下地走路,从一步到十步、从百米到公里,他甚至从家步行两个小时到所上班。现在,每日看着大步流星的他,大家都不敢相信他竟然是个曾经被断言无法再正常行走的病人。老崔虽然没有华丽的话语,但他用行动书写着一位一线民警的敬业与忠诚。他的一生,扎根警营,奉献警营,是当之无愧的岗位楷模。

 

(泰山区分局  玄令文)

 

【字体: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 泰安公安民生警务平台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主办:泰安市公安局 鲁ICP备09000850
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777号网站管理员入口】网站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