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登陆泰安民生警务平台!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化园地  

【民警原创】人间情味

发布时间:2018-05-23

 

    一夜风雨,秀秀家的樱桃园里,落了满地的樱桃。喜鹊们都吃够了,成群飞过时并不停留。快走近她时,我看到她因为肚子里怀着第二个宝宝,蹲得很吃力,头发上落的都是樱桃叶子,腮边挂着晶莹的汗珠。

    “看着辛苦种出来的樱桃落在地上,心痛,摘了做果酱,给你拿着带回去。”

    “那得摘多少才够?”我想着刚刚吃过的樱桃,一个只有一点点果肉。“这个园子有上百棵,我婆婆园子里才多呢。吃了不疼瞎(意指“浪费”)了疼!”她边说话边又拾了几十个,在筐里找了几个大的暗红色的递给我。“呶,这样的才好吃。”

    秀秀婆婆家的院子里,还种过许多朝天椒,那是十年前的事了。我记得霜降后,她婆婆要种芫荽,索性把挂着青红小椒的辣椒杆堆在沟边。我去村里走访,看到秀秀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那里,认真地摘小椒。“刘警官来啦?你瞧,这小辣椒烂在沟里多可惜,回去我腌成咸菜,给你送去,保管下饭。”过几天,她真的给我拿去一缸咸菜,怕我推辞,上来先强调:这是我疼你的!

    打开盖子,一股酱油的香味扑鼻而来,上面碎椒青红相间,还有姜和蒜粒。吃一口,辣椒已经不再那么锐利,倒只剩一股清香与蒜香缠绕。秀秀知道,我恐惧一切刺激的事物与情感,喜欢久处生情、细水长流。她腌得很好,我配着馒头吃,比吃菜还香,特别开胃。

    秀秀比我大不了几岁,但是她的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母性味道。鲁迅说过,女子身上有母性、女儿性和妻性。但是并不是做了妈妈的人,母性一定强。我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女儿性倒更多一点,所以对有母性的人特别亲近,对妻性十足的人,则敬而远之。奶奶身上也有一种勤劳的母性的味道,并且随着四季变化,也有微妙的不同。春天的时候,奶奶衣衫单薄,周身一股清甜,也许是院子那棵大梨树上的花朵浸渍了她。夏天,她更多了一股浓郁的果子香,她串门回来,带回来杏的糯甜,桃的润甜,也许还有正在开的枣花的味道。秋天,我从她身上常常闻到一股烟味,苍茫的原野里,不只秸秆,所有植物遇到火,都会散发着那股香喷喷的燃烧的味道。冬天,下雪的时候,整个屋子都能闻到一股雪花清凛的味道,棉被冷,饭菜也冷,奶奶身上也是。这是我一出生就嗅到的,成为我特别喜欢吃清冷食物的根源。

    我到济南上学后,第一年在工业南路的新校区,那里有一股铁和煤腥味。有一天早晨,我发现警服上的一颗扣子掉了,宿舍里年纪最大的那个女孩儿靠着门,刷着牙,呜哝着说:“放那儿吧,我一会儿给你缝。”好像她一眼就看出来,我是个笨手笨脚的人。她说的那样自然,让我乖乖顺从。她刷完牙,洗了手,坐过来,低着头穿针引线,眯缝眼睛的样子是那样亲切。只有几分钟,她就帮我钉好了,把衣服往我手里一放,笑着看我。我拿起来穿的时候,闻到衣服沾上了她洗手后的香皂味,那样自然亲切,没有半分隔膜。

    十年前,我去徂徕派出所报到的时候是秋天,再进夏天时,我和做饭的卢姨已经相熟。我有一天跟她讲,过几天要把冬天的衣服带回老家清洗整理。第二周回去,一推开门,被罩已经替换,打开衣柜,我的棉衣棉袜,分类叠得整整齐齐。除了奶奶,我很久没有承受如此细致的疼爱。我蹲下来,脸埋在那些还散发着阳光香味的衣物里,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体内升腾起来,停留在喉咙里。

    前几天,卢姨又托人从镇上捎来白蒿给我。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用她给的白蒿煮红枣喝。她在电话里重复和我说:“闺女,这是真正的好东西,你生孩子的时候,医院里给宝宝喂的去黄疸的药,都是用它做的。”我从来没和她讲过,我还吃过白蒿汁做成的墨绿色的馒头。奶奶曾经在每年春天,把白蒿的绿芽打成汁,再和上面,发开,蒸出来就是墨绿色的。我吃一口,齿颊生香,初春田野或者树林里蒸腾的气息弥漫出来,让人疑心把春天吃进了肚子里。接下来,我担任了给邻居送馒头的小跑腿。家里的小竹篮、小筐子、簸箕、镆篓全派上用场了。我一手拎一个,一个上面再叠一个,在奶奶的夸赞声里启程了。

    我是那样喜欢把自己家的东西送人,这个过程我得到的赞美与温柔比送出去的东西多得多。我们老家的人不会叫人“小美女”,她们好像不会这样直白地夸奖女孩,她们看到你漂亮,会低下头去,低低地叫出你的名字,你的名字在她们嘴里软软的、甜甜的,然后她们也会拿稀罕的东西塞回空了的小篮子、小筐子里。

    那年,我去河南洛阳看大佛,见一块石刻上写着:“所谓食饭、车乘、衣服、华香、床卧、舍宅、灯明。如是施时,心无系缚,不生贪著,必定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反复读了两遍,我不觉呀了一声。

【字体: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 泰安公安民生警务平台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主办:泰安市公安局 鲁ICP备09000850
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777号网站管理员入口】网站浏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