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登陆泰安民生警务平台!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化园地  

【民警原创】大树

发布时间:2018-09-27

 

    上个周末,偶然一个机会我去天宝镇松棚村转了一转。进了村子,我的视线立即被几株粗大的树给吸引了。

    大树,是让人感觉安稳的灵物。城市道路两旁的树木,经过长年累月的生长,由当初的“相望”到后来“握手”和“拥抱”,真是天地神工,自然恩赐,既涵养着生态效应,又是一座城市厚重历史的佐证和文化魅力的张扬。

    一个拥有参天巨树的村子,也一定是一个有人情味道的村子。城市里的树多是被移植而来,因为等不及一棵棵树在它的怀抱里一年年地长大。而乡村的这些树,从半拃高时栽下到盛大,见证着好几代人的生老病死,已经跟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甚至这里的风雨一脉相连。即使带着绿化的使命进城,它们也要带走唯一的行囊——与它的命根子紧紧拥抱在一起的那块泥疙瘩。

    栽树也有规矩——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桑有“丧”音,老人会迷信,宅前栽桑,会“丧”在前,柳无籽,房后植柳会无后。而杨树,为什么有“鬼拍手”之说呢?杨树枝杈粗细匀称,围着树干长,不旁逸,不斜出,讲原则,讲规矩,看起来像个伟丈夫。可是夜半时分,小风微起,枝叶婆娑。叶与叶或私聊,或群闹,或耳语,或喧哗,有“哗拉拉”之声,寒凉之夜似无数鬼在开会,自己讲,自己拍手,这种声音让人寒毛直竖,半夜入眠不得。

    树是村庄的魂。过去,有的人家生了孩子,怕不好养,会把孩子寄托给大树。地上树千年,世人岁难百。大树生命力旺盛,孩子就取名“树生”、“树根”,或者谦虚点,就叫“小树”吧。该嫁娶了,砍了柏树枝,只取长了柏子的。柏子,寓“百子”,如桃之灼灼花、蓁蓁叶、偾偾实。柏枝堂前烧上一烧,保佑新人多子多福。

    树大了招风,也招长舌妇。嘴巴不仅吃饭,也唠嗑,东家长,西家短,顺风刮了去,一场“骂战”不可避免。年长有辈分的就拉了长舌和短舌坐到大树底下,从人老几辈讲起,讲到都是一棵大槐树底下逃难而来,多少年前本是一家,算了算了,不要计较了。长舌短舌相视一笑,泯了恩仇。

    关于树,还有一句最深情的情话是“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院子里的那棵荫蔽过无数回夏日清凉的树啊,依然在遮蔽旧时小轩窗,可是时光流转命运无情,当年一起站在树荫下情语呢喃的人,早就在泉下销为泥土。读到这里,总让人有一种物是人非的凄怆感。

    留得住大树的地方,也留得住德行和人情;古木繁多、植被茂盛的地方,必然也是百年世族、簪缨不绝,这就是某种意义的风水。在河北涿县刘备老家东南角篱上有桑树,高五丈余,遥望树冠磅礴如车盖,刘备小时候常与村中小孩子游戏于树下,后来他做了皇帝,人们都说是因为大树的风水使然。

【字体: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 泰安公安民生警务平台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主办:泰安市公安局 鲁ICP备09000850
鲁公网安备 37090202000777号网站管理员入口】网站浏览量: